加载中 ...
首页 > 科技 > 电商消费 > 正文

定向推送,虚假宣传,资本助力的团油有谁撑腰?

2021-08-21 08:02:53 来源:中原金融

  宝哥说

  一场风暴袭来,一种模式终结。

  2021年,一场风暴袭来,一种模式终结。

  以千团大战为始,平台方往往会选择一条尚未被占领的赛道,或者直接抄袭竞争对手模式,大量烧钱占领市场,最终收割用户,以谋取不正当利润的商业模式,多年来似乎屡试不爽。

  消费者最初得到的是优惠,最终获利的却是平台。

  可以说,互联网数字化时代虽给人们带来了便利,但发展到今天,带来的不一定是公平。

  某种程度上说,商业竞争的终点就是垄断。但是,前提是没有监管。

  从去年以来,监管风暴密集袭来——从反垄断、资本无序扩张、再到当下的数据安全,整顿才刚刚开始,相关企业不该再心存侥幸。

  比如说,2021年7月19日,工信部官网公示了2021年第六批“关于侵害用户权益行为的APP通报”。在未完成整改的APP名单日常购物类中,团油APP因强制用户使用定向推送功能,再被点名。

  这已不是团油第一次“中招”。去年2020年10月,工信部就曾发布通报团油APP涉嫌强制、频繁、过度索取权限。

  另一方面,侵犯消费者权益的团油,并没有停下扩张的步伐——今年8月18日,团油母公司能链NewLink宣布完成E轮20亿人民币战略融资,领投方为招商局资本,中金资本等老股东继续跟投。

  截至目前,2021年能链融资总额超过40亿元人民币。

  然而,定向推送和巨额融资后,团油APP和能链集团的野心,却远不止如此简单。

  01

  定向推送的危害

  定向推送是一把双刃剑。

  纵观互联网产业发展历程,定向推送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在“基础服务免费 + 增值服务收费+广告服务收费”的商业模式下,定向推送是大多数的企业优化基础服务和增值服务,提高广告效果的不二之选。

  但是,定向推送却有着极大的数据安全隐患。

  在国外,Google、Facebook 等科技巨头经常被曝出泄露用户隐私的消息,而国内基于隐私信息的电话骚扰、电信诈骗等现象也此起彼伏。

  可以说,定向推送在今天与隐私泄露几乎挂钩。

  在国内,问题更加严重。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47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2月,中国网民规模达9.89亿,互联网普及率达70.4%。

  其中,中国将近16亿的移动用户,人均下载50-60个App。但是,大多数APP都存在着不同程度侵害用户权益的问题。

  有观点指出,不少平台借助APP无时无刻不在“偷窥”用户的生活轨迹,如同屏幕后有无数双眼睛盯着用户,用户只要使用手机,隐私就难免泄露。

  其中,基于用户信息的定向推送,问题更加典型。但是,近年来相对宽松的监管环境,却让定向推送呈现出一片乱象,而团油APP问题极具代表性。

  尽管经过去年的整改,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仅时隔一年,团油APP非但未完成主管部门督促整改的举措,相反,更多的侵害用户权益问题也不断被曝出。

  根据团油APP的用户协议显示:

  用户(需)知悉并同意,团油在提供服务的过程中,保留以各种方式投放商业性广告(包括广告链接)或其他任何类型的商业信息的权利(包括但不限于在团油平台的任何位置上投放广告)。

  团油有权自主决定广告投放的形式、位置、内容而不受任何第三方的干预;

  用户将同意团油可以通过电子邮件、电子短信或其他方式发送商品促销或其他相关商业信息。团油服务可能会提供与其他互联网网站或资源进行链接。(缩小插入)

  简单来说,团油可以随意向用户推送广告,用户却无能为力。事实上,定向推送技术是中立的。对用户而言,定向推送既可以降低搜寻成本,又可以享受经营者提高服务质量带来的收益。

  另一方面,定向广告也是目前互联网公司盈利的手段,是互联网广告的主流运行模式:2019年,中国互联网广告市场总收入达4367亿人民币。

  但利益往往伴随着风险。

  首先,定向推送在增加用户依赖,提高用户黏度的同时,却在无形中增加用户使用特定网络应用的时间。

  正因如此,团油基于特定目的,故意传播其优惠信息:实际操作中,团油通过获取用户位置数据,反馈回系统分析,向用户就近推送合作加油站,规避了其他信息,会使人们始终笼罩在“无知之幕”下。

  其次,团油APP屡次被市场监管局因涉嫌强制、频繁、过度索取权限通报,根源在于,用户数据和权限本身是一项敏感内容,通过弹窗广告滚动推送他人加油优惠信息,加强心理暗示,诱导消费者消费,这无疑属于非正常营销手段。

  此外,虽然团油收集的单独信息难以识别特定用户的身份,但是,用户与设备之间的关系往往处于固定状态,使得其可识别度大大增加,在网络实名制的要求下,匿名化的用户信息便成了空中楼阁。

  最重要的是,虽然团油承诺保护用户隐私,但由于信息不对称,用户根本无从知晓其是否采取了有效措遵守承诺。

  曾有一个故事:

  用户小方,决定测试究竟是哪个平台泄露了自己数据。因此,他在不同平台上,用不同的艺名姓名注册了不同账号。

  最后,小方卸载了手机上所有APP。

  02

  涉及虚假宣传诱导消费

  除了定向推送,团油的虚假宣传也屡遭消费者诟病。

  翻开相关投诉平台,团油的投诉达到了近千条。投诉的主要原因在于,消费者感觉受到了欺骗,与团油承诺的价格并不相符。

  此外,团油涉嫌虚假宣传、退款困难、涉嫌欺骗消费者、诱导消费、优惠券无法使用、随意更改活动力度等投诉留言,也屡见不鲜。

  从去年年初开始,团油在各平台密集宣传,甚至明星岳云鹏、贾乃亮为其代言:“加油五折起,缓解车主加油贵”等口号,也逐渐深入人心。

  但很快,车主们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此前,《都市快报》报道一位用户在团油APP上看到20公里外的合作加油站,其95号汽油团油报价仅3.68每升,导航过去加满一箱油62.31升。然而,团油上先前付款现实金额为441元,加完后付款后APP上又显示95号汽油价格为6.93每升,最终这位用户多支付了211元。

  有用户指出:在加油站可以查看油站会员价和团油价可知,每次都是油站会员价便宜,团油只比加油原价划算一点。这意味着,只要能办会员的加油站,都不需要用团油。

  此外,还有用户反映:“连优惠券也是不能用的”、“说好的加满200元可以用20元的优惠券,等专门加满了200多元油后却发现优惠券根本用不了。”

  值得关注的是,团油的加油金抵扣规则也在动态变化,似乎想改就改。此前,团油6月开展的加油金活动,其宣传加油返还的加油金可以抵扣30%加油款。然而,到了7月发现团油竟然私自更改为抵现10%。

  对于此次改动,团油并未提前通知用户,也没有任何的解释和赔偿。

  如果打开黑猫投诉网,人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截至目前,团油投诉量超过500;投诉内容多以虚假宣传、退款困难等。

  其中,有网友披露,其支付宝App上看到团油宣传加油返现100元的广告,随即前往App上显示的加油站加油。加完油后,App提示返现的100元加油金无法直接提现,需累计加满300元。该网友表示,团油app在宣传100元返现活动时,并未标明此项要求,涉嫌欺骗消费者,并要求退款。

  此外,围绕着团油出现的投诉事件除了相关用户,还包括平台加盟商。

  2020年5月,《每日经济新闻》曾以题为《加油站商家投诉遭“绑架”,团油App被指刷单冲业绩》的报道,曝光团油App的刷单冲业绩行为。

  团油是否涉嫌虚假宣传?

  如果参照我国法律中对虚假宣传的定义,可知:虚假宣传是指商业活动中经营者利用广告,或其他方法对商品或服务做出与实际内容不相符的虚假信息,导致消费者误解的行为。虚假宣传违反诚实信用原则,属于欺诈行为。

  回顾种种团油以往种种案例,毫无疑问的是,团油不止一次地侵犯着者消费者权益。

  可以说,这不利于企业长期的发展,更会损害团油背后的资本团队。

  03

  成为下一个垄断平台?

  团油背后有何资本?

  根据团油官方App相关协议介绍,“能链团油”是能链集团即车主邦旗下运营服务主体的统称。能链集团成立于2016年,集团创始人与法定代表人为戴震,是能源新零售平台,旗下有团油、快电、能链云等。合作企业有壳牌、特来电、嘀嗒出行、建设银行等。

  自成立以来,能链集团已完成数轮融资,2021年3月22日,能链对外宣布完成新一轮2亿美元战略融资。该笔融资是由贝恩资本(Bain Capital)领投,老股东愉悦资本继续跟投,华兴资本担任独家财务顾问,而在最近更是获得近20亿的投资。

  曾有观点指出:团油试图模仿美团,从而垄断加油行业,实现一家独大,坐地收钱。

  可无论从现实情况,还是监管环境,团油的“小算盘”或许很容易打空。

  据隆众资讯数据统计,截至 2020 年,中国境内加油站总量近 12 万座,其中 " 两油 " 所属的加油站约占 45%,民营等加油站占据 50% 左右,中海油中化及外资加油站占据剩余的 5% 左右。

  在销量上," 两油 " 占据七成以上,其余的份额仅占三成不到。

  公开资料显示,团油是能链集团旗下的一款互联网App产品。该公司成立于2016年,目前业务涵盖1700个城镇,合作加油站超过2.3万座,基本没有中石化和中石油,大多是民营加油站。

  此外,数据显示:目前国内有超70%以上的私家车主只认可中石油、中石化等央企国企品牌,对民营加油站,往往避而远之。

  更重要的是,全国各地的民营加油站,油都要从中石油或中石化批发,控制权仍旧牢牢控制在“双油”手中。

  此时,下游的团油想夺回定价权,难度可想而知。

  从另一个角度而言,中国的民营加油站,基本上都集中在大城市的城乡结合部和经济欠发达的乡镇地区。民营加油站的建设标准和配套设施水平,基本都低于正规的国营加油站。

  团油从这些低端用户入手,也存在收入风险。

  有观点指出:团油在各路资本注入下仍旧在强势扩张的打法,或许寄希望于通过把持住大部分的民营油站,从而逐渐达到对消费者的控制。

  而诸如此类的模式,实际上并不新鲜——从前团大战开始,各大平台通过价格补贴,优惠开路,击败竞争对手,掌握大量用户之后,便迎来了利润的收割。

  另一方面,团油似乎也在挤压上游利润,打算上下通吃。此前,有媒体曾报道团油App会从每笔订单中抽取1%的服务费,再加上新客不多,老顾客开始用团油之后,服务费仍要由加油站承担,运营成本反而升高了。

  据某些民营加油站老板透露,为了吸引消费者,他们会主动让利推出一些优惠活动,但通过团油结算,反而会比加油站给的优惠少,最后仍然按高价结算。

  值得关注的是,能链是一个能源物联网EIoT及能源新零售平台,其业务已覆盖全国1800城,覆盖氢、油、电、气多能源品类,从加油站服务、上游炼厂,到车队用油、下游企业等全产业链服务,下设新供应链、能链物流。

  简单来说,团油背后的能链野心远不止加油业务,对产业链上下游的全方位掌控,或许才是其真正的目标。

  今年一季度,能链刚完成由贝恩资本、招银国际领投,老股东愉悦资本跟投的3亿美元投资。值得说道的是,能链的股东还包括中金资本、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子基金、洪泰基金旗下国调洪泰、蔚来资本、小米集团、KIP中国等。

  再加上今年8月18日,能链完成完成E轮20亿人民币战略融资后,招商局资本,中金资本等老股东继续跟投。

  或许,当越来越多的资本入局,未来,能链集团或许在掌握了产业链上下游后,就会有更大的定价权和话语权。

  彼时,一个庞然大物,也将呼之欲出。

  然而,平台经济的壮大以及对社会人群的控制,在过去二十年里,已经触及到社会公平命题。如今,当国家的底层逻辑从“效率至上”到“兼顾公平”彻底转向,这片土地,或许再也不是滋养巨龙的沃土。

本文来源:中原金融责任编辑:佚名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中原金融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 南京银行公告,上半年实现净利润84.5亿元,同比增长17.07%。

    2021-08-18
  • 记者从多个信源处获悉,燃料电池汽车示范应用城市群名单有望在今年“十一”前正式公布。2020年9月,国家财政部、工信部、科技部、发改委、国家能源局五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开展燃料电池汽车示范应用的通知》,申报示范的城市群应于2020年11月15日前提交实施方案。

    2021-08-18
  • 8月18日电,天眼查App显示,8月18日,宁德时代未来能源研究院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2亿元,经营范围包括从事新能源科技及新材料领域内的科学研究、技术服务、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交流、技术转让、技术推广;新兴能源技术研发;软件开发等。该公司由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全资控股。

    2021-08-18
  • 全球最大的芯片制造商台积电以5762亿美元市值超越腾讯(5376亿美元)和阿里巴巴(4722亿美元),跃居亚洲第一。

    2021-08-18
  • 继观典防务和翰博高新之后,泰祥股份于8月18日晚间公告宣布转板上市计划,成为精选层第三家拟转板公司。据公告,泰祥股份董事会审议通过了申请向深交所创业板转板上市的议案。如果转板上市获得深交所同意,公司将申请股票在全国股转系统终止挂牌,目前该议案尚未生效。公司2019年、2020年净利润分别为7313.99万元、6731.08万元,满足转板相关财务指标规定。

    2021-08-18
  • 天眼查App显示,8月18日,宁德时代未来能源研究院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2亿元,经营范围包括从事新能源科技及新材料领域内的科学研究、技术服务、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交流、技术转让、技术推广;新兴能源技术研发;软件开发等。该公司由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全资控股。

    2021-08-18
  • 江苏新能公告,资产重组事项获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审核委员会审核通过。公司股票将于2021年8月19日(星期四)开市起复牌。

    2021-08-18
  • 针对网络流传的“奥迪多款主销车型因‘缺芯’停产,多家4S店已无现车,转为订单制销售”的消息,一汽-大众奥迪内部人士对财联社记者表示,“此为虚假信息,不属实。”

    2021-08-18
  • 8月18日电,大洋电机发布股价异动公告,投资者近期对公司氢燃料电池业务关注度较高,鉴于目前氢燃料电池行业仍处于起步阶段,相关行业政策有待进一步落地实施,氢燃料电池的应用预计还将经历一段较长的推广期,公司将“氢燃料电池系统”定位为未来的事业,其短期之内对公司业绩的贡献较小,且在技术研发、产品销售及盈利等方面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未来公司将根据行业发展趋势及市场需求,科学合理地进行业务布局与市场开拓。

    2021-08-18
  • 创业板上市委公告,华兰生物疫苗股份有限公司、杭州和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四川侨源气体股份有限公司首发8月25日上会。

    2021-0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