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首页 > 创业 > 创投要闻 > 正文

杉杉西服投锂电,市值小涨400亿

2021-08-01 20:32:35 来源:中原金融

  什么人会在公司巅峰期发“死亡预告”?

  1999年,一位卖西服的41岁宁波老板,在他创立的企业如日中天时,却认定公司“快要死了”。

  他叫郑永刚,是杉杉控股董事局主席。现在提起杉杉,恐怕20岁以下的人已经没有满满的敬畏了,但在1993到1999年,杉杉生产的西服连续7年在中国排名首位,1998年市场份额更高达37%,名副其实的霸主。

  就是在巅峰时刻,他认为企业必须要转型。1999年,卖西服的郑永刚斥资8000万,涉足新能源材料,专攻锂离子负极材料,身边的人这样评价他——“疯了”。

  说他“疯了”,除了当时人们普遍对“多元化经营”不理解外,言外之意,恐怕还有对转型方向的不认可。当时中国正处于入世前夕,不说互联网等新兴产业,就算做房地产,以郑永刚当时的地位和人脉,说地方政府会上赶着给他批地,绝不是夸张。更何况,转型后将近10年里,杉杉“亏的一塌糊涂”。

  那么,他到底为何铁了心要做新能源材料?再进一步问,研究郑永刚这样一位长期脱离主流视线的“传统”企业家,意义何在?

  转型22年,杉杉市值从1999年转型时的26.3亿元,增长到今年最高达566.5亿元,22年间涨幅超过20倍,单看市值增长速度,似乎算不得什么太过亮眼的成绩。

  但另一方面是,2020年初,杉杉的市值仅为111.3亿元,即转型的头20年,市值仅上涨4倍,而2020年初至今年7月份,市值陡然翻了5倍,最高突破500亿,涨幅对比明星股宁德时代也不遑多让,绝对是这一波锂电行情的大赢家。

  郑永刚这一代企业家优缺点十分明显,他们一定程度地缺乏接受前沿事物的宽度,却更能捕捉政策导向;市场观念或许不先进,但对于长久经营却有绝招;经历过从无到有,不恐惧从头再来;相比于创业公司受限于融资-上市-退出的路径,早早上市并拥有稳定的现金流,也让郑多出一个最有利的融资工具,让“坚持”的难度大大降低。

  当下,社会发展的天平越发偏向公平而非效率,这无疑意味着诸多变化,在我看来,对下一代创业和投资人群而言,63岁的郑永刚才是榜样人物。1 晚生20年,会是另一个SheIn吗?

  没人能否认郑永刚在中国服装界的地位。

  他创立的杉杉,1996年就登陆A股,是国内第一家上市的服装公司,巅峰时期市场占有率高达37%,一句“杉杉西服,不要太潇洒”的广告语火遍大江南北,仅用三年时间便做到品牌、规模、效益全行业第一,他曾连续十年被评为“中国服饰业最具影响力企业家”。

  这么说罢,他是深度参与并影响了行业发展、战略制定的那个人。

  时间来到2021年,此时郑永刚早已将服装业务单独拆分为杉杉品牌,至港股独立上市,并陆续转让大部分所持股份,目前杉杉品牌的京东、天猫旗舰店仅80多万人关注,还不及优衣库、ZARA、李宁等品牌的两千多万关注量的零头。市值仅剩1亿出头,交易量惨淡,堪称仙股。

  这样看来,郑永刚在服装行业是典型的高开低走,出道即巅峰?

  复盘其创业史,我才发现人家根本在另一层。他90年代对服装产业的理解和运作,堪比今年的SHEIN。如果当初他专注在服装行业,成就一家百亿美元公司,我看问题不大。

  话要从1989年讲起。31岁的郑永刚,接下了宁波甬港服装总厂厂长的职务,能接手这个“烂摊子”,还要多亏他在头几年靠着去新疆倒腾棉花,挽救了一家濒临破产棉纺厂。才接手,就发现这家资不抵债的老厂一年要亏1000多万,底下还有300多人等着发工资。

  没办法,郑永刚坐上南下的绿皮火车,伺机寻找销路和商机。在他对面,一位身着破旧进口西装的年轻人,让他灵光一现。

  “中国刚与世界接轨,西装是时尚,我们就卖品牌西装,中国品牌西装”。第一批西装的生产,堪称“空手套白狼”,原材料是向上海一国营厂借的,辅料是先拿货,西装卖出去再加息付款。

  杉杉西服当时在全国有多火爆?一个例子可以说明,在1996年的哈尔滨,你想购买套杉杉西服,得凭结婚证。

  1991年,接手杉杉仅三年的时间,就让这家企业年利润达2.7亿元,要知道1991年宁波GDP仅为169.8亿元,对比2020年的12408.7亿元,这的2.7亿利润,放在今天价值又何止百亿?

  跟杉杉一样,SHEIN最初也是做的“没本儿”买卖,“就是啥都卖,把中国服装产业整个搬到网上”,创始人许仰天把先把批发商的服装图片挂到网站,有订单了再拿货、发货。

  敢试敢干,郑永刚抓住了中国服装品牌化浪潮的先机一举成名,许仰天则赶上了网红商业化之前的低成本营销机会,如今在Facebook和Instagram上的粉丝都超过了2000万,堪比国际一线明星网红。

  所以,两者另一个奇特的相似点,在于品牌传播。郑永刚东拼西凑做第一批西装的时候,还顺手干了另一件事——借了三万块钱,成为第一家在央视打广告的服装企业。这个决定的结果是,一下将杉杉西服的品牌做到了全国第一。

  杉杉用的央视,后来SHEIN用的是YouTube和Instagram,SHEIN是最早意识到网红作为营销渠道的价值的公司,从2011年开始,他们就利用外国网红引流,一度网站100%的流量都来自于网红们的推荐。

  在经营理念上,两人也好有一比,郑永刚和许仰天都是中国服装人学习快时尚的受益者,郑永刚是先吃了螃蟹,徐仰天是学到了极致。杉杉是“早”,SHEIN是“高”。

  SHEIN走的快时尚路子,比ZARA等国外品牌更为极致,据《晚点Latepost》报道,SHEIN将打样到生产的流程缩短至最快7天,比Zara最快的时候还少7天,一款可以只生产100件,再根据消费者购买反馈,决定给哪些款加单,而这离不开许仰天亲自搭建的设计体系、销售体系和供应链体系。

  而早在2001年的一篇报道中,除了成功预言即将来临的库存危机外,郑永刚还打了个“虚拟运营模式”的噱头。核心观点是,服装产业已经到了工业化品牌的末期,又面临入世之后国外品牌和网络经济的双重冲击,因此必须改变,乃至改革。

  “服装企业不断地发布信息 , 通过设计艺术引导消费者需求 , 营造时尚概念 , 让消费者接受新经济、设计品牌的到来 , 从而拉动市场的需求”。“通过以销量定产量的思路 , 力争尽快进人库存量为零的高质量销售时期 , 把企业经营风险降到最低 ”。

  这与SHEIN的市场理念何其相似?时间上却早了十几年。

  之后郑永刚将一手建立的,35个全国分公司全部解散,花费数亿元建造的全国渠道和生产工厂全部转手,挑选代理商,采用特许经营和特许加盟体制,自己只做服装品牌运作和设计。为了保证这一体系流畅运转,对于自己的合作伙伴,郑永刚的原则是应予尽予、联合双赢,所以在圈内口碑非常好。

  2014年许仰天去广州搭建供应链时,为了让工厂接受“小单快返”,不光不拖账期,还会主动给工厂补贴资金,如果没有稳定的供应链支撑,SHEIN全年上新15万款的庞大数字,也只能是个想想。同样,郑永刚搭建的“虚拟运营模式”,在那个电商还是雏形的年代,也是一种运行效率极高的方式。

  杉杉面向国内做商务男装,SHEIN专注跨境电商卖时尚女装,两家不同年代的服装企业,简直是从点到面地像。

  如今SHEIN在一级市场估值已经超过500亿美元,郑永刚当初转型新能源材料时说的那句,“互联网不是我干的事儿,我对这个东西一窍不通”的真正含义,恐怕是没有意识到互联网的巨大钱景,否则以他的性格——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得“通”上。 2 资本掮客or长期主义者?

  郑永刚算是个长期主义者吗?

  在中国,这个名头比投机客、金融家更受欢迎,但他就像是个围精力超级充沛的运动员,围绕着新能源赛道反复横跳。这其实是一个中国式,特别是浙商式的狡黠和智慧,一边是坚定看好并义无反顾投身的行业,一边是唾手可得、实实在在的人民币,你让他放弃哪个,都不现实。

  1999年3月的上海,寒意还未完全褪去,但郑永刚心里却好像有一团火在烧,这团火最终定下了接下来二十年杉杉的发展方向。这个月的一个饭局上,鞍山研究院院长王维刚与郑永刚提起,旗下碳素研究院,新能源锂离子负极材料的课题,国家拨的1000万经费已经花光,但课题还没完成。

  这里有必要说一下863计划。1986年,随着美国提出“星球大战”计划,为了追赶世界高新技术,3月,《关于高新技术研究发展计划的报告》被呈送到总设计师面前,事关重大,他批示“宜速决断,不可拖延”,是年11月,《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纲要》应运而生,即“863计划”。按今天的话说,目的就是要攻克那些被“卡脖子”的技术。

  郑永刚看衰服装产业,认为一旦面临国外品牌的冲击,国产品牌一定“立不住脚”。手里必须掌握着核心的高新技术,靠着杉杉服饰完成原始积累,彼时杉杉刚把总部迁至上海,成立杉杉控股,提出以服装、新能源、金融投资三大板块为主业的多元化经营战略。

  于是这顿饭局说者有意,听者有心。“我也不是科学家,不懂技术,但我能嗅到,这是将来世界上最好的东西。”当时全球的锂离子负极材料技术垄断在日本日立化学手里,新能源作为“863计划”的七大领域之一,这是必然要攻克的技术关卡。

  经过考察和调研,郑永刚先投资了8000万让课题顺利完成。紧接着又投了3个亿,把碳素研究所的人才都迁到上海,给他们买房子,帮他们的家人找工作、找学校。“安居才能乐业”,这位传统产业商人,用最朴素的中国传统价值观,来展现他对人才的尊重和渴求,为的就是有朝一日将技术产业化。

  后来郑永刚又陆续拓展了锂电正极材料、电解液、充电柱、储能等业务,但新能源产业化过程,比他预想的要漫长的多。一个细节是,直到2008年进入苹果产业链,杉杉股份才将锂电材料写进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最窘迫时,连明显有升值空间的土地也没保留,只拿了土地拆迁补偿金。

  2011年开始,新能源消费产业链大爆发,行业竞争加剧,产能过剩,好日子没过两年的郑永刚再次亏损,2016年新能源汽车渐渐步入主流,杉杉的营收和利润才又上了一个台阶,可他却说,之前的19年都是铺垫,新能源未来万亿市场的竞争才刚刚开始。

  你看,20多年长期投入在一个前景广阔但前路曲折的赛道,这是不是一个长期主义者的应有素质?但郑永刚在资本市场还有另一个称呼,“壳王”,他则认为自己是个“金融家”。

  郑永刚在资本市场的第一个动作,是收购A股上市公司长春热缩,不久后改名中科英华,这笔投资直到2015年才抽身退出,卖给了深圳诺德集团。而在郑永刚作为控股股东的这十几年时间中,中科英华的重组传闻不断,他一度欲将久游网、厚地稀土等资产装进上市公司,不过均以失败告终。

  而郑永刚最引人注目的案例,恐怕是2014年收购艾迪西,他只用了一年多时间,便引入新股东申通快递重组卖壳成功。此后资本市场上便有了“杉杉系”的说法,江泉实业、希努尔、商赢环球、新华传媒、新华龙等众多上市公司均浮现杉杉系的身影。

  不止如此,郑永刚还曾陆续参与投资宁波银行、浦发银行、徽商银行、中融人寿、正德人寿、兴业期货、华创证券等金融企业,有些股权随着企业成功IPO,变成了数十亿元的丰厚回报。此外,他还投资建设了数家奥特莱斯商城,2019年卖给唯品会的老板,浙江老乡沈亚,变现29亿元。

  那么问题是,到底该如何定义郑永刚?左手实业,右手投资,他到底是一个长期主义者,还是资本掮客?这样的一个人,到底有什么价值?我们可以从他身上得到什么?这些问题,我们可以从张磊身上找到一部分答案。 3 为什么要回报社会?因为社会已经给过你资本

  众所周知,张磊自2005年回国创立高瓴资本开始,便一直与“长期主义”概念深度绑定,但从他卖出京东开始,对他“假价值、真投机”质疑声音就没断过。

  张磊倒是说过,“坚持长期价值投资,不代表你的投资策略一成不变”,这话怎么理解?就好像你不能要求一个人20岁、30岁、40岁,对世界的看法都是一致的一样。同样对于投资或创业,乃至国家来说,不同阶段不同周期面临的问题都不一样,怎么可能用一成不变的方式处事?

  那真正应该坚持的是什么?用张磊的话说,“不断创造价值”。企业应当为客户、用户创造价值、GP的责任是为LP创造价值、国家必须为人民创造价值,如果这些价值之间有矛盾,最广大群体的价值优先,我认为这是一个简单朴素但能解决问题的答案。

  再回过头来看郑永刚会清晰得多。他当年投资8000万完成的“863计划”课题,打破了日立化学对锂电池负极材料的垄断,此后长期投资新能源领域研发新技术,与众多创新企业推动降低新能源产业化成本,于是我们看到补贴虽然退坡,新能源车却越来越便宜。当郑永刚为是否应当花50亿收购LG偏光片业务时,老领导一句“这是卡脖子的技术啊”,就能让他下定决心。

  至于郑永刚摇摆与新能源与投资之间,先不说投资也是杉杉控股的三大主业之一,其实这种摇摆在企业家当中,本身就是一种相当稀缺的素质。首先是能不能找找到一条可以为之奋斗终身的事业?行业萎靡的时候,能不能找到其他赚钱方式先撑住?当发现赚快钱要容易得多,还能不能不忘初心?行业出现曙光时,有没有能力及时调整重心?毫无疑问,郑永刚虽然擅长投机,但他一定是个长期主义者。

  当下剧烈变化的经济大环境下,他的一段发言别适合作为注脚:

  “社会稳定是经济发展的最重要资本,没有稳定,谁都别想致富。中国这几十年有一个稳定的环境,相当于每个商人、企业家都拿到了一笔资本,这种资本不是钱,但是比钱更重要。为什么要回报社会,因为社会已经给过你资本”。

本文来源:中原金融责任编辑:佚名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中原金融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 南京银行公告,上半年实现净利润84.5亿元,同比增长17.07%。

    2021-08-18
  • 记者从多个信源处获悉,燃料电池汽车示范应用城市群名单有望在今年“十一”前正式公布。2020年9月,国家财政部、工信部、科技部、发改委、国家能源局五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开展燃料电池汽车示范应用的通知》,申报示范的城市群应于2020年11月15日前提交实施方案。

    2021-08-18
  • 8月18日电,天眼查App显示,8月18日,宁德时代未来能源研究院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2亿元,经营范围包括从事新能源科技及新材料领域内的科学研究、技术服务、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交流、技术转让、技术推广;新兴能源技术研发;软件开发等。该公司由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全资控股。

    2021-08-18
  • 全球最大的芯片制造商台积电以5762亿美元市值超越腾讯(5376亿美元)和阿里巴巴(4722亿美元),跃居亚洲第一。

    2021-08-18
  • 继观典防务和翰博高新之后,泰祥股份于8月18日晚间公告宣布转板上市计划,成为精选层第三家拟转板公司。据公告,泰祥股份董事会审议通过了申请向深交所创业板转板上市的议案。如果转板上市获得深交所同意,公司将申请股票在全国股转系统终止挂牌,目前该议案尚未生效。公司2019年、2020年净利润分别为7313.99万元、6731.08万元,满足转板相关财务指标规定。

    2021-08-18
  • 天眼查App显示,8月18日,宁德时代未来能源研究院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2亿元,经营范围包括从事新能源科技及新材料领域内的科学研究、技术服务、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交流、技术转让、技术推广;新兴能源技术研发;软件开发等。该公司由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全资控股。

    2021-08-18
  • 江苏新能公告,资产重组事项获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审核委员会审核通过。公司股票将于2021年8月19日(星期四)开市起复牌。

    2021-08-18
  • 针对网络流传的“奥迪多款主销车型因‘缺芯’停产,多家4S店已无现车,转为订单制销售”的消息,一汽-大众奥迪内部人士对财联社记者表示,“此为虚假信息,不属实。”

    2021-08-18
  • 8月18日电,大洋电机发布股价异动公告,投资者近期对公司氢燃料电池业务关注度较高,鉴于目前氢燃料电池行业仍处于起步阶段,相关行业政策有待进一步落地实施,氢燃料电池的应用预计还将经历一段较长的推广期,公司将“氢燃料电池系统”定位为未来的事业,其短期之内对公司业绩的贡献较小,且在技术研发、产品销售及盈利等方面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未来公司将根据行业发展趋势及市场需求,科学合理地进行业务布局与市场开拓。

    2021-08-18
  • 创业板上市委公告,华兰生物疫苗股份有限公司、杭州和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四川侨源气体股份有限公司首发8月25日上会。

    2021-08-18